门球技术(你了解吗)

在皇姑区北陵公园西南角的两块沙土场地上,每天都会有那么几十个上了年岁的人在打门球。简玉纯,皇姑区门球协会负责人,从最初的不会打球到如今成为门球裁判、协会负责人。坐在记者对面的老简打开了话匣子,讲述了他以及他的朋友们在退休之后与门球为乐的故事。

简玉纯,72岁,熟悉他的人都叫他老简,说起自己与门球结缘,还牵出一段小故事。“打门球,完全是出于我的不服气。我的老伴儿退休比我早,刚百思特网退休的时候不知道干什么,邻居们打球,她也就跟着去了。晚上没事儿的时候她拿着杆儿在地板上练,我当时就和她说,这个东西还不好打?结果我比划几下,不是那么回事儿。看着球摆在那,但你就是打不着。”简玉纯说。

2002年退休之后,简玉纯一下子闲出来不少时间,“不知道干什么,老伴儿让我陪她打球,我就跟着去了。打门球是五个人一伙儿,但在分伙儿的时候人家都不愿意要我,嫌我水平不高拖后腿。但我就是不服气,白天在场地练,晚上在路灯底下练。”而且为了打好门球,老简还专门在2004年去了一趟北京,学习门球裁判。就这样,经过十年的积累和练习,老简的技术有了大幅的提高,还在2013年成为了皇姑区门球协会的第三任负责人。

简玉纯经常说,一个人养成一种习惯,就很难改掉了,打门球也是一样。“门球为什么受老年人喜欢?因为门球包含了棋类的布局和百思特网台球的技巧,有大球的对抗但是没有肢体对抗,而且击球、屈体、直立还利于锻炼身体。”

如今,随着室外气温升高,在皇姑区北陵公园西南角的门球场,只要天一亮,就有人在打球。“我们这的路玉清,今年已经70岁了,几乎是快要住到门球场了。”路玉清介绍,因为有高血压,他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,打门球的这些年,可以让他的血压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,“早上过来打一上午球,中午回家吃完饭歇一会儿就来,再玩儿一下午,不累!”路玉清说。此外,简玉纯还给记者讲了一个故事:“我们这之前有一位老姐姐,现在已经过世了。我们的球友都说,她这一辈子对门球贡献太大了,她自己组队练习,比赛都是自费,花了不少的钱,但是自己却在吃午饭时,吃着面包喝着矿泉水!”

转眼间,老简作为皇姑区门球协会的第三任负责人,已经为协会服务了六个年头,这些年,他从3月份开始,每个月都会组织比赛,直到11月份。“现在最宝贵的就是这两块场地,像我们这样的沙土地,比较金贵,需要专人维护,定期撒盐变成盐碱地,让土地有硬度,还需要平整度,然后再撒上一层细沙子。”老简介绍,门球比赛的场地分为三种,“沙土地、人造草和天然草坪,国际比赛用天然草坪多一些,我们用的更多是沙土地。”

老简总说,他想把门球打造成一种文化,吸引更多人的重视。而这其中,让更多的青少年参与进来,是一个关键。简玉纯说:“南方的一个市,可能有十几个少儿门球俱乐部,我们的潜力还是很大的。现在门球已经被列入到全运会项目当中了,除了我们这些老爷子老太太,这个项目应该渐渐会吸引更多的年轻人投入进来!”

今年已经80岁的徐方根,打了27年的门球,是国家二级门球裁判,同时还是皇姑区门球协会的第一任秘书长。“门球运动始于法国,当时称为槌球,13世纪传到英国后才逐渐盛行起来,20世纪30年代传入中国,曾在燕京大学作为游戏课。沈阳市在上世纪80年代,门球运动最为辉煌,不仅打门球的人多、门球场地多,而且水平也高。”徐方根说,从1985年开始,中国各地门球协会相继建立,皇姑区门球协会也成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。虽然中国门球的发展比国外晚,但是水平发展却很快,“我们无论是技术还是裁判水平,都是世界一流。在草坪上比赛,我们时而冠军、时而亚军,但是在沙土地上,那我们肯定是冠军级的!”(周舟)

高勤,沈阳市门球协会主席,对于目前沈阳市的门球发展了如指掌。他认为,沈阳市目前的门球运动正处在振兴阶段。高勤介绍,沈阳市门球有着辉煌的历史,曾经承办过亚洲体育节门球赛、百队千人门球赛和全国门球锦标赛(沈阳赛区)等大型比赛。“门球开发智力,对于锻炼身体有好处,之所以受到喜爱,因为他不但健身,而且还十分有趣。目前全国能够上场的门球老年人已经超过五百万人,很快就要突破一千万了。”目前沈阳市真正执杆的门球爱好者有近千人,但是受到场地的瓶颈限制,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登场比赛。“现在有四块公益场地,今年我们正在筹划着扩建场地,因为只有场地建起来了,才能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门球这项运动中,才能对我们沈阳市的门球发展起到推动的作用。百思特网”高勤说。(周舟)

About Author


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